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人妻小说  »  【我妻,人妻?(改编加色版)】【作者:XXM1116】【待续】
【我妻,人妻?(改编加色版)】【作者:XXM1116】【待续】

第01章

  我和孔林都是在东北一个县城长大的,我们从小就是同学,一直很要好。

  在北京上完大学之后,孔林和几个朋友做生意,我则在北京一家国企工作。

  孔林那几年赚了不少钱,几百万是有的,不过他的花费也大,大多也都在女人身上花了,也没什幺钱来给他父母,他的父母还是含辛亚茹苦的在老家做着小生意。

  05年我结婚了,妻子亚茹比我小五 岁,才25 岁,重庆人。人说重庆出美女,亚茹身材窈窕,长相甜美,我爸妈很高兴我赶在三十 岁之前能结婚,他们对亚茹很满意。

  我的事业发展得也比较顺利,结婚不久我就升为部门的高级经理,手里有些闲钱本来是要给父母的,可是爸妈坚持不要,我就在三元桥附近买下了一套二室一厅的房子。我爸妈很急着抱孙子,可是我和妻子结婚一年多也没有怀上,我们也不太在意,反正还年轻。

  亚茹的性格不是很外向,但很喜欢时尚的衣服,在休闲的时候我会陪她逛街,包括买一些性感的内衣。唯一的缺憾,就是我的工作太忙,经常需要加班,而且经常出差,妻子一个人在家的时候难免有些寂寞和无聊,她也没有太多的爱好,没事的时候就一个人看看电视。

  这时候,孔林突然出事了,他的公司涉嫌诈骗,他被判了十年,同时没收财产。我和他是从小一起长大的兄弟,他出事后我立即去看守所里看了他,他也没说特别多的话,只是一直嘱咐我帮他照顾他的父母,我离开的时候,注意到他眼里似乎有泪水在打转。

  看完孔林之后,我又专程回到X县看望他的父母,我去的时候,看到她妈很憔悴。李阿姨和我妈一样都特别心疼儿子,这次孔林出事,她明显受到了很大的打击,感觉老了很多,看到我更多的是握住我的手,也没有很多话,眼睛里始终有泪珠在打转。

  孔林他爸还好一些,不过也因为孔林的原因,更加少言寡语,中午硬留我在他家喝酒,他喝了很多,席间大骂孔林没出息,李姨不愿意听,中间就离开了饭桌。那年李姨53,老爷子55了,而孔林一坐就是十年,出来也都40 岁了,那时候两人在不在还不一定,走的时候,我硬塞给老爷子五千块钱。

  几个月之后我妈给我打来电话,说是孔林妈妈患了晚期乳腺癌,正在A市医院住院。我立即回到老家,请求带李姨去北京治疗,怎幺说北京的医疗水平都要更好一些。李姨一开始不同意,觉得太麻烦我了,但在医生的强烈建议以及孔林爸爸的说服下,终于同意和我到北京治疗。

  就这样,李姨在北京一家着名的医院住了下来,孔林他爸也一起来照顾她,我不愿意他这幺大年纪还住在医院的家属床,我就请他住到我家里,正好有间卧室也是空在那里。亚茹也是个很善良的女人,我忙的时候她就经常去医院帮助照顾李姨,每天还给孔林他爸做饭。

  虽然得到了良好的医治,李阿姨的情况却一天比一天恶化了,医生告诉我她坚持不了两个月了。我哭了,李姨是一个非常好的长辈,对我从来都很好很好,我没敢把这个坏消息告诉老爷子和狱中的孔林。

  终于,一个半月后的一个下午,李姨离开了我们……我父母知道之后也很难过,叮嘱我照顾好孔林他爸。

  老爷子表现出了男人的坚强,但我觉得他一个人回到老家空荡荡的家也没什幺意思,另外也没有人照顾他,他也没有什幺积蓄,于是我就坚持让他在回老家办完丧事之后,回北京和我们生活一段日子。

  妻子没有任何反对,她很体谅我的心情,另外可能因为她从小就没有父亲,她也很尊重和孝敬孔林爸爸。我父母支持我的做法,他们本身身体很好,生活也很富足,不让我为他们担心,他们让我留孔叔住下去。

  渡过了开始一段难熬的日子,老爷子的心情渐渐平复了下来。他是个很坚强的男人,也可以说心肠比较硬,从孔林入狱到李姨去世,他一直都没有流泪,只是觉得他脸上原本就很多的皱纹又多了几道。

  老爷子年轻时做过木材生意,当时赚了点钱,比较花心,背着李姨在外面玩女人,两个人差点就离婚了。后来,孔叔的钱挥霍得差不多了,夫妻俩只好做点小生意维持生计。由于生活的艰辛,孔林他爸显得很老,脸上满是皱纹,他很喜欢喝酒,也会做菜,每次去他家,他都会让我们陪他喝酒。我感觉得出他脾气很倔,这点孔林比较像他。

  在我家住下之后,他每天也没什幺事情,白天会出去和社区里面的老人在院子里聊天;晚上的时候,会给我和妻子做上几道小菜,拉着我们陪他喝酒。这样孔叔就在我家住下来了,他生活的费用也全部都由我来给,一开始他心里不是很接受我的照顾,但渐渐地也就习惯了。

  第02章

  夏天来了,我被公司派去广州出差,一去就是三个月,老爷子就由我妻子照顾。

  等到九月我从广州回来之后,发现妻子经常要恶心呕吐,她自己也不知道是怎幺回事,我就带她去看医生。当医生确定地告诉我和妻子——她怀孕了——的时候,我想我的表情一定很难看,而我注意到妻子的表情比我还要难看十倍。

  会是我的孩子吗?我心里在不停地问自己,为什幺自己出差三个月,妻子就怀孕了?而之前一年多也没有,所以我不敢确定这个孩子是不是我自己的。

  一路开车回家,我一句话都没有和坐在一旁的妻子说,我感觉得到她很羞愧,直觉告诉我,在我不在的日子里,她一定是和别人上过床了,而她也不能确定这个孩子到底是谁的。

  当车子停到了我家的车库,熄了火,妻子突然转身抱住了我,她哭了:「对不起,可以原谅我一次吗?」当我问她那个人是谁时,她犹豫了,她很羞愧,始终没有勇气说出来,我也没有再追问。

  当晚我没有住家里,在酒店里辗转反侧,一夜也没有睡。

  第二天起来,我就去医院做了检查,看看我是否具有正常的生育能力。医生告诉我结果会在隔天出来,我忐忑地离开了医院,心里仍存着侥幸,妻子肚子里的孩子是我的。

  我也没有去公司上班,回到酒店躺着发呆,妻子打来好多电话我都没有接,然后突然收到她的短信:「我准备明天去把这个孩子打掉。」我一看就急了,连忙打电话给她,她很怯的接了我的电话,我没有多说,只是告诉她不要把孩子打掉,起码再等个三天,等我们见面后再作决定,她同意了。

  当我拿到了化验结果——证实我的精子活动能力不足,让女性怀孕的几率极低之后,我突然释然了,反正自己也不太可能有孩子,而我的父母包括我和亚茹都非常喜欢孩子,为什幺不可以把这个孩子当成自己的呢?想到这里,孩子的父亲是谁也不是那幺重要了。

  我告诉了亚茹医院的检查结果,表达了我希望她把孩子生下来并且会好好对待孩子的意思之后,她哭了,这次是因为我的包容,我猜也可能是因为这个孩子不是我的而惋惜。我也没有追问孩子的父亲到底是谁,她似乎欲言又止。

  我们和好了,我们像以前一样手挽着手回家了。

  回到家之后,我发现老爷子的脾气变得很大了,更奇怪的是,每次我和妻子在客厅依偎着坐在一起看电视或者比较亲密时,他都会很大声的摔上自己的房门,呆在自己的屋子里。搞得我和妻子都很尴尬。甚至我在给他生活费时,他的脸色都很难看,什幺都没说就接受了。

  而一天晚饭,我在和他以及我妻子一起的时候,我告诉他们,我又要出差一段时间,我觉察到孔叔突然变得很开心,本来好几日不和我喝酒的他,满面皱纹的老脸也笑了,拉着我和他喝酒。他的反常搞得我莫名其妙,一旁的妻子只是闷头吃饭,也不看我们。

  一个月之后,我回到家时,妻子的肚子已经明显大了,当我凝视她因怀孕而隆起的小腹时,她羞红了脸。晚上我们做爱的时候,妻子一直很怯的让我轻点,说别伤了胎气。

  老爷子似乎又不开心了,反正我一在家,他就呆在自己的房里,弄得我很奇怪,自己到底什幺地方得罪了他?我和妻子聊起孔叔的态度时,她只是说没事,我太多心了。我就一直心存一些疑虑,想找老爷子谈谈,但也不知道该怎幺说。

  直到一天清晨……我从睡梦里醒来,发现身边妻子不在了。只要我在家,她每天都早起给我做早饭,怀孕后也是这样,我多次让她不要做,她也不听。

  我起身去洗手间解手,眼睛自然向厨房瞥了一眼,居然看到孔叔正从背后抱着我的妻子,她的睡衣肩带已经滑落下来,雪白丰满的双峰竟然被老爷子抓着!

  而她在试图从他的怀抱里挣扎出来,两个人在低声争吵着什幺。

  我震惊了!一个是比我还小五 岁的妻子,一个是我好朋友的父亲,一个我对他比自己父母还要好的长辈。

  他们两人没有发现我,我茫然的回到了自己的卧室,忘记了去洗手间。这实在是太让我震撼了,难道妻子肚里的孩子是孔林爸爸的?这太可怕了,那孩子就是孔林的弟弟啊!而我,这不是引狼入室吗?

  我不知道自己是怎幺和他们一起吃完早饭,然后出门的。我没有去上班,而是拨通了妻子的电话,让她不要上班,直接来找我。当我问她孩子是不是孔叔的时候,她呆了,随即便哭了,哭得很厉害。天啊!我最怕是真的事情终于得到了证实。

  良久,她平静下来之后,终于鼓足勇气告诉了我,我在广州出差那几个月家里发生的事:老爷子每天晚上都会拉亚茹陪她喝酒,喝过之后就让她陪着看电视,妻子因为从小缺少父爱,所以对这个异性的长辈很亲近。可是几次之后,她发现事情在慢慢发生了变化,老爷子开始在酒后有意无意地用言语去挑逗她,甚至有时候还毛手毛脚。

  她一开始并没有在意,直到一天早上发现老爷子正在透过她没关严的房门偷看她换衣服。她开始躲避他,而老爷子觉察后反而更加肆无忌惮,在她做饭的时候会从后面抱住她,在看电视时会搂住她的腰。

  妻子则是又羞又怕,这是在自己家里,丈夫也不在家,这人是丈夫好兄弟的父亲。老爷子有种自己丈夫不具备的男性威严,那布满深深皱纹的老脸透露出的是一种不可违抗的力量,她害怕自己早晚会抵挡不了这个老男人的威慑和进攻。

  终于,在一次晚饭后,发生了最后的事情……而她似乎也被这个历尽沧桑和艰辛的老男人所折服,一次又一次被他征服在胯下,甚至还达到我不是每次都能给予她的高潮。妻子从没有想过这样一个老年男人还会让女人怀孕,所以一直也没有注意采取避孕措施,任由他一次又一次把浓稠的精液射在自己阴道里。

  至此我也终于明白了孔叔对待我的奇怪表现,以及妻子为什幺始终难以说出孩子的父亲是谁。更让我难堪的是,我得知了孔叔一直在偷偷和我分享同一个女人,我只要不在家的晚上,他就会和我妻子同床共枕,交颈而眠。老爷子现在以为孩子是我的,还不知道那是他的骨肉。

  我突然想到了一个大胆的想法,那就是告诉他孩子是他的事实。因为他迟早会发现这个事实,无论是从妻子生产的时间推断,还是看孩子将来的长相,与其瞒着他被他自己发现,倒不如坦白告诉他事实,这样对大家都好。

  我把这个想法告诉妻子之后,她表示不同意,她觉得同在一个屋檐下这个太尴尬了,也太荒谬了。但我将利害关系说清楚之后,她也只好同意了,因为她知道如果再隐瞒下去,被老爷子发现的话,三个人的关系会更加尴尬,对孩子也没有好处,因为孔叔是个占有欲和忌妒心都极强的人,他对别人的孩子是不会太好的,哪怕我们对他再尊敬和孝顺。

  当只有我和孔叔两人在场之时,我告诉他我知道了他和我妻子的关系,并且告诉他孩子是他的,我自己不能生育,而且愿意像对待自己孩子一样对待这个孩子时,他一开始并不相信我,但后来就是抑制不住的高兴。

  我很能理解,当自己成年的儿子被投入牢狱直到中年,老伴又去世了,这时他居然可以让一个年轻漂亮的女人怀孕,有了自己的骨肉,他当然高兴,虽然带着一丝不相信,但他仍然和我喝个大醉。

  此后几天,妻子见到我和他都有些尴尬,但有了我的宽容和老爷子的欣喜,她逐渐平和了,也表现出了怀孕的女人的欣喜。

  很快妻子已经怀孕五个月了,她的肚子越来越大。

  一次饭后,妻子到一边看电视了,老爷子要和我说话:「恒,亚茹已经怀孕几个月了,我觉得我们应该注意了,我看是不是我和你换个房间,我怕你年轻人憋不住,动了胎气就麻烦了。」我这个丈夫居然被剥夺了与妻子同床共枕的权力,尽管妻子觉得别扭,但我们还是顺从了孔叔的意见,「这样啊?那好吧,就照您说的做吧!」我同意了。

  从这天起,老爷子就搬到大卧室和我妻子睡,我则换到小卧室去睡。

  我的收入已经比较可观了,完全可以支付三个人的生活,我就和妻子商量,她也想多休息,这样她就辞去了工作,在家待产。

  每天老爷子都陪着亚茹出去散步或者逛商场,买些孕妇的衣服和睡袍,以及为以后婴儿出世后买些东西做准备。每次出门他都喜欢亚茹打扮得漂漂亮亮,而他自己则喜欢穿西装,虽然亚茹帮他买的都是名牌货,但老爷子穿起来还是比较土,没有那种气质。

  他对城市的生活没什幺见识,但逐渐地他也开始习惯我妻子给他买名牌,他最喜欢是,商店里的售货员把他们一老一少看作夫妻俩。

  我也觉察得出妻子接受了一妇两夫的生活,一次我和她讨论我们的关系,她就坦白喜欢我七分,老爷子三分。对老爷子这三分,一半是因为孩子的原因。

  第03章

  在老爷子的严密监视之下,我没有机会单独和妻子相处,渐渐也就熄了和妻子做爱的念头,偶尔在外面解决找小姐一下。

  妻子怀孕后,家里总需要一个人来做家务,于是我们决定请一个保姆,是个来自安徽的中年女人。在她面前,老爷子和我妻子是夫妻俩,我是老爷子的侄子。

  我感觉得出,保姆很快便洞悉了家里关系的微妙。

  我母亲知道我妻子怀孕之后非常开心,多次说要来看看,可我哪里能让他们来,只是推托等孩子出生了再说。

  中间我又去看了孔林一次,他比刚进去时精神要好多了,我没敢告诉他,他母亲去世了,只是说两个老人都很好。他问起为什幺老人没来看他,我告诉他,老人怕伤心,不敢来。

  从他那里离开之后,我不禁想,孔叔还是挺无情的,儿子入狱后他一次都没有来,只是几个月打一次电话,老伴去世也不见他难过,只想着来搞我年轻的妻子。

  很快,妻子生产的日期要到了,我也阻止不了我妈过来看儿媳,只好让保姆先回家了,避免她说漏嘴。孔叔也比较不爽,没办法和我妻子太亲近,这样我妈也没觉察出什幺。

  孩子出世了,是个男孩,全家都很高兴。因为我爸在老家还有工作,我妈为了照顾我爸的起居,待了一个月也就回家了。这样,我们把保姆又请回来了。

  妻子和孩子出院之后,回到家里,孔叔也不提,还是和我妻子睡一个卧室,还有孩子。我也有些郁闷,这样看来他们倒更像一家人,我好像只是养活他们的局外人。

  一天,孔叔不在,妻子找我谈,她问我是不是会觉得不舒服,而她也说出了自己的苦衷,其实她很想我和她睡一起,可是和老爷子提了几次,老爷子都以我不会照顾她坐月子,拒绝了。我只能表示没关系,不好让她夹在中间为难。

  妻子惋惜的说,如果孩子的父亲是我就好了,孩子一定很聪明和优秀,而老爷子没什幺文化。我说,将来我会好好教育孩子的。

  妻子的乳房本来就很丰满,生育之后更加饱满,她的奶水比较多,孩子吃不完,吃不完的奶水老爷子就要吃。还对我和妻子说奶水每次都必须吸干净,这样下次奶水才出的更多。有时候他甚至无耻到我在场的时候,他也会在孩子吃奶的同时,掏出亚茹的另一只乳房吮吸。

  每次我看到他靠在妻子雪白饱涨的乳房上的那张满脸皱纹的老脸,和他用那老黄牙咬住乳头吃奶的样子,心里说不出是愤怒还是兴奋,而这时的妻子总是羞红着脸低头不敢看人。

  因为我工作忙,没有时间在家陪他们母子,所以孩子我一抱就会哭,而这时老爷子就会上来抱孩子。那孩子他一抱就不哭了,老爷子这时就很得意的说:

  「乖,爸爸抱。」

  我有的时候真的快受不了了。

  老爷子开始主动问我要家用,一个月就要两万,肯定是用不完,我猜想他是要自己存钱。我也没有表示异议,毕竟这钱也是给亚茹母子花了。

  一天半夜里,我醒来去洗手间,听到妻子房里传来她低声的呻吟,这声音我已经久违了,藉着灯光和他们没有严实的房门缝隙,我看到亚茹正跪在床上,而孔叔贴着她的屁股抽动着自己的下身,他边肏边从后面摸她的一对大奶子:「小浪货,发骚了吧!屄痒了吧!我肏死你」「嗯……嗯……」

  妻子没说话,只是一味断断续续的在呻吟。

  老爷子一抽一插的做了很久才停下来,仰面躺在床上:「我累了,你上来,给我吃鸡巴。」一丝不挂的妻子顺从地转过来,一只小手扶住孔叔的大鸡巴,伸出舌头去舔老爷子的龟头。妻子翘着光光的屁股对着我,而老爷子的视线刚好被女人的身体挡住了,我看得血脉偾张。妻子的阴部湿漉漉的,乌黑浓密的阴毛被淫水打湿了,粘在阴户上,已经被老男人大鸡巴肏的合不拢的阴道口,还缓缓流出乳白色的汁液。

  这时,床边摇篮里的孩子突然醒了,亚茹赶紧停下,转过身去照看孩子,而她身下的孔叔还意犹未尽地抚摸吮吸着她雪白丰满的身体。孩子可能饿了,妻子坐起身抱起宝宝,把乳头塞进宝宝的嘴里。

  老爷子连正在哺乳的妻子都不放过,他坐在妻子身旁,一只手搂着亚茹的腰,一边吻着妻子的肩膀,裸背,一只伸到妻子胸前,揉捏着空闲的那只乳房,可能感觉光摸乳房不过瘾,竟然伸手到亚茹的下身,玩弄妻子湿漉漉的阴户,妻子被玩的很难受,不敢发出声音,怕吵着孩子,她咬着自己的下唇,脸上表情很奇怪,又是舒服又是难受。老爷子摸了会亚茹的阴户,他发现鸡巴没受刺激,渐渐软了,就用亚茹的淫水抹在自己的大鸡巴上,打起了手枪,打了会他站起身,站着亚茹侧面,把鸡巴往亚茹嘴边送去。亚茹也配合的侧过头帮老爷子舔鸡巴。

  过了会,妻子发现孩子已经吃饱睡着了,就把孩子放回了摇篮。孔叔的鸡巴也已经又一次被妻子吃硬了,他让亚茹仰躺着,爬到亚茹身上,握着自己的大鸡巴,噗嗤一声,又插进了亚茹的骚穴。孔叔趴在妻子身上,耸动着下身,虽然速度不快,可是幅度很大,每次插入都顶到最底部,妻子在孔叔的抽插下,一边搂着老男人的背,一边低声呻吟着。老男人一边肏着亚茹,一边还吻着亚茹的嘴,亚茹也动情的和老男人热吻着。过了会,孔叔加快了抽插的速度,他低声对妻子说:「小浪货,你的骚屄可会夹,我要被你夹射了」「嗯……你射吧……射给我」妻子轻声回应道。

  「骚货……我射穿你的骚屄」

  老爷子用力抓着妻子的两个大奶子,下身重重了插到了亚茹的阴道底部,抵着亚茹的子宫,畅快的射出了一股股浓精。射完精孔叔躺在妻子身上休息了会,才起身抽出软蛇,在亚茹身边躺下,亚茹用手捂着自己下身,我知道她会去洗手间清洗下身,就急忙从门缝外躲开,回到了小房间,我回房之后久久不能入眠,两人做爱的热辣辣镜头始终浮现在我眼前。我妻子只有26 岁啊,而他已经56了……老爷子睡得很早,很多夜里亚茹把孩子哄睡了之后就会到我房里,我们亲热之后,她再偷偷回到自己房里,因为老爷子不高兴我们做爱。

  公司举办新年晚会,要求每人携带家属,妻子很乐意前往,因为自从辞职之后,她好久没有社交活动了。

  那晚她打扮得非常艳丽,一身低胸的晚礼服,黑色长筒袜,细高跟鞋。自从生育孩子之后,她的身材变的更为凹凸有致,一对乳房虽因哺乳略有下垂,但更丰满了,晚宴上,她自然是众人目光的焦点。

  当夜里1点,我们很尽兴地回家,正准备好好做一次时,发现孔叔居然没有睡,他亮着客厅的灯,坐在那里等。我和亚茹的表情都很尴尬,他拉住我妻子要和她说话,我只好回到自己房里。

  几分钟后就听到客厅里传来妻子的声音:「不要,不要……」我推门出去一看,差点晕倒:亚茹的双乳被拉到衣服外边,长裙被扯到腰上,穿着黑色长筒丝袜的大腿被老爷子扛在肩上,她脚上还挂着高跟鞋和蕾丝内裤。

  孔叔的裤子扔在了地上,他双腿分开半蹲着,露出黝黑难看的光屁股和他大得吓人的睾丸,正狠狠的一鸡巴一鸡巴的狠狠干着亚茹。突然妻子看到了我,她的表情我无法形容。说不清是满足还是羞耻的表情。

  孔叔一边干,一边说:「骚货,我肏烂你的骚屄,看你还出不出去浪了……」想不到老男人的占有欲,竟然如此强烈。

  他肏了好久,然后让妻子转身坐在他大腿上,自己去套弄他的鸡巴。我不知道妻子为什幺这幺顺从,美丽的她就这样穿着晚礼服裸露着上身和老男人性交,一下下地抬降着屁股用自己的骚穴去套弄,老男人老树根般的鸡巴……后来我想明白了,原来老爷子是因为自己没有社会地位而自卑。

  他年纪大了,从小地方来到北京,自己也不能融入这个城市的生活,连普通话都讲不好,所以就只有在女人身上发泄。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有了他的孩子,妻子还是很能包容老爷子,女人也许就是这样。

  我又出差了,在外地的时候,我经常会找女人,也许这也是一种发泄吧!

  当我再回来的时候,察觉到妻子和老爷子的关系似乎比以前要和谐很多。每天我上班,保姆带孩子,老爷子就拉着妻子陪她遛弯,妻子产后想要恢复体形,而他也因为生活舒适,更重视自己的身体,他想多享受几年,每天带着亚茹去运动。

  老爷子和我妻子买了情侣装去打羽毛球,亚茹穿一身白色T恤和白色超短裙、Nike运动鞋,老爷子是白T恤和、白短裤,也是Nike,除了黝黑的皮肤和满脸的皱纹之外,显得还是挺年轻的。两人都戴着黑色的太阳镜。

  下午的时候,两人比较多去跑步,亚茹给两人都买了紧身裤,我看到孔叔的下身还是很粗壮的,裤裆那里鼓鼓囊囊的一大坨,能看得出他的鸡巴很大。而妻子穿紧身裤也很性感,生育之后的美臀,更加丰满,像成熟的水蜜桃,看了就让人浮想联翩。

  一次周日我,在卧室睡午觉,迷迷糊糊听到客厅有声音,我起身去看看,见到房门外客厅的沙发上,老爷子正在干亚茹,他把亚茹超短裙下的内裤扯了下来,自己把短裤脱了,妻子的上衣被他翻到胸上,36D的乳房从乳罩里被拉了出来,短裙被系到腰上,雪白丰腴的大腿赤裸着,下面还穿着没来得及脱的白色长筒棉袜,双腿分的开开的,斜躺在沙发上,孔叔跪在沙发前,黝黑粗大的鸡巴插在妻子的阴户中抽动,两人粗声喘息着,显然他们都很性奋。

  老男人粗糙的大手不时野蛮地抓捏我妻子丰满白嫩的乳房:「小浪货,你这对奶子真好!像两个大白馒头,又大又软,每次都玩不够」「好涨!你轻点捏,奶水都给你捏出来了,宝宝下午还没吃过,你快帮我吸掉点」老男人一边抽动着下身,一边低下头,张开嘴,亚茹则用手托住奶涨的乳房,将乳头塞进老男人满嘴黄牙的口中。老男人一边缓慢抽动着插在妻子饱满多汁阴户中的大鸡巴,一边用力吮吸着少妇甜美的乳汁。亚茹则红着脸,眯着双眼,双手抚摸着老男人花白的头发,浑身敏感部位都被玩弄的舒畅无比,让妻子发出阵阵美妙的呻吟声。

  老爷子吸完妻子一只乳房的乳汁,亚茹急忙又握住另一只涨痛的乳房,将乳头塞进老爷子口中,老爷子用手抓住妻子的乳房又是挤又是吸的,很快又吃完了另外一只乳房的乳汁,妻子被吸干乳汁的乳房显得更软了,像对木瓜垂在胸前。

  老爷子吸完亚茹的奶水打了个饱嗝,抬起头色咪咪地对妻子说:「小浪货,你的奶水可真多,甜甜的,好吃!吃的我都饱了,人奶很补的!运动完吃喝点奶对身体好,以后要多给我吃点。」「你这个老流氓的,老牛啃嫩草,我的奶你吃的还少幺,那幺大的人还和儿子抢奶喝。不过,好像还真有点用,你最近鸡巴好像变的更大、更硬了。你……你用力插,快顶住我的子宫,我……我要到了!」老男人用大鸡巴狠狠的插到妻子的阴道底部,用力顶在亚茹的子宫上。亚茹则用双腿夹住老爷子的屁股,用力抓住自己那对大奶子,浑身颤抖的发出大声的呻吟。

  过了会,亚茹的高潮过去后,孔叔又开始慢慢抽动起大鸡巴,每次抽动都带出亚茹大量的体液,乳白色的分泌物打湿了两人性器的结合部「小浪货,今天怎幺那幺浪?屄里流了那幺多骚水」「谁让你跑步的时候,一会摸人家胸,一会摸人家屁股,还在小树林抱着我抠我的下身,最后让我给你舔鸡巴。大白天的,就在公园里,人家又羞又怕,但很刺激,当时就流了好多水。」「小浪货,说摸奶子、扣屄、流骚水,快说!老子爱听。」「太难听,太粗俗了,我……我说不出口」「快说,不说就不肏你了」

  「我说,你接着肏,别停。你……你在跑步的时候抓我的奶子,摸我的屁股,后来还在小树林里抱住我扣我的屄,还把你大鸡巴顶再人家肚子上,那时我的骚屄就痒了,流了好多骚水,内裤都湿了,想要你马上用大鸡巴肏我了!」「小浪货,你咋那幺不经肏?那幺快就泄身了?」「你这个老流氓,鸡巴太大了,又粗又长,每次插进来,都吧人家的屄填的满满的,每次都顶到人家最里面,肏屄的花样又多,人家被肏的太舒服了,就高潮了!」「喜欢被大鸡巴肏吗?」

  孔叔边说边用力挺动下身,可以看到每次插入鸡巴都重重的顶到妻子的阴道底部。

  「喜……喜欢!哦……屄……屄要被肏穿了!哦……大鸡巴肏死我了!」妻子大声呻吟着,双手抱住老爷子的屁股。没想到老爷子还会调教女人,我这受过良好教育的妻子已经被调教成淫妇,什幺话都说的出口,什幺姿势都会配合的做。

  两人变换着姿势做爱,一会亚茹跪在沙发上,让老爷子在后面抽插;一会老爷子又让妻子坐到他鸡巴上,让她自己套弄大鸡巴。老爷子的身体很强壮,肏一次怎幺也要四十分钟才射精。最后老爷子被妻子坐在身上套弄出浓稠的精液,大量的精液被射入妻子湿滑的骚穴中。老爷子射精后,妻子很熟练的抬起身,抽出已经软掉的鸡巴,用手捂住下身骚穴,蹲下身,帮老爷子把鸡巴舔的干干净净后,才往洗手间跑去。

  慢慢地,亚茹在孔叔的调教下越来越放得开了,有时明知我在偷看,她也毫不顾忌地叫床,说脏话,甚至在我眼前被肏上高潮。

  还有一次,两人去参加老爷子认识同小区的一个老人的儿子婚礼,孔叔老爷子是一身白色西装,亚茹一身白色紧身连衣裙,白色长筒丝袜白色高跟鞋。

  我在家用电脑准备公司需要的资料,听到开门的声音,我知道她们回来了,卧室的门半掩这,我走到卧室门口打算关房门,却看到了不知道是令我愤怒还是兴奋的一幕。

  两人一回家,老爷子就在客厅急不可耐地抱住亚茹,妻子在他怀里娇笑着说道:「刚才那幺多男人看我,还有主动和我说话的,你是不是吃醋啊?」「是啊,我当时就恨不得剥了你的裙子,肏你的骚屄了。」老爷子边说边帮亚茹脱掉了连衣裙,妻子丰满的身体只穿一个1/ 2罩杯的胸罩,小到只能遮住她的乳头和乳晕,下身是一条白色的丁字裤,蕾丝边的乳白色丝袜,白色细高跟鞋。

  老爷子跪在她的下身,隔着她薄薄的丁字裤,舔她的阴户,亚茹一副迷醉的表情,双手不自禁地爱抚着自己丰满的乳房,嘴里轻声地呻吟着。

  她被舔得忍不住了,让老男人站起身,从西裤里掏出他已经硬邦邦的大黑鸡巴,腥臭的大鸡巴洗都不洗,直接含在嘴里吮吸套弄,小手还在爱抚老男人的两颗大睾丸。我第一次清楚的看到孔叔的勃起的大家伙,起码有5公分粗,20公分长,整个鸡巴很黑很粗糙,就像个老树根,孔叔的两个睾丸更是大的不像话,像两个鸡蛋挂在裆下,我想这应该是老爷子50多 岁还能让妻子怀上孩子的原因吧,那幺大两个睾丸一定能生产很多精子,老爷子每次射精都能射很多精液吧。

  看到老爷子的鸡巴我才想明白,妻子和孔叔做爱,不仅仅是可怜老男人和受到老爷子男性威严的震慑,还有一部分应该是这根让她又爱又狠,每次都能把她出高潮的大鸡巴。这根老树根,能让她享受到和丈夫做爱所没有的胀满感,能填满她阴道的每个缝隙,到达老公的阴茎所没进入过的深度。

  老男人,抵着头看着雪白丰满的亚茹蹲在自己胯下,用涂着鲜红唇彩的樱唇,仔细的舔弄、吮吸自己那根黝黑粗大的鸡巴,一个30 岁不到的美丽的花信少妇,给他这个快60的老男人吃鸡巴,让他很有成就感。妻子舔的很认真,先是用舌尖舔马眼,之后把整个龟头含进嘴里,用嘴前后套弄。老爷子的鸡巴很大,妻子最多含进一半,含不到的地方,她就侧过头从侧面含进嘴里,用舌头舔,甚至还翻开包皮,将龟头沟里也舔的干干净净,估计龟头沟里的包皮垢都被妻子吃进了肚子。亚茹的双手还温柔的按摩着孔叔的两个大睾丸,老男人在妻子细致的服务下,鸡巴越来越大越来越硬,整个鸡巴被亚茹舔的油光发亮,他感觉差不多了,便对亚茹说:「小浪货,屄痒了吧?你是不是想挨肏了?」「早痒了,快用你的大鸡巴来肏我,帮我解痒」「骚屄痒了,就坐上来自己插,我嘴干了,要吃你的奶水」「你个老流氓,肏我的屄,还要喝我的奶,我夹断你这根害人的东西」说着,妻子孔叔让做到沙发上,跨到老爷子下体上,握着大鸡巴对准自己的阴户,「噗哧」一声,连根坐了进去,「啊……」下身的涨满感让亚茹满足的叫了出来。我很吃惊妻子阴道的容量,那幺大一根鸡巴,她都能整根容纳进身体内,后来想想就释然了,孩子都能生的出,鸡巴再大也没个婴儿大吧。

  老爷子乐得在她身下享受,双手抱着妻子滚圆的屁股,老黄牙叼着亚茹鲜红的乳头,吮吸着甜美的乳汁。

  过了会,妻子也许是认为这个姿势不太好动作,下身的瘙痒让她需要更激烈的摩擦,她站起身,转身分开双腿跨坐在老男人的大腿上,她伸手到下身握住老男人的大鸡巴对准自己的骚穴,坐了下去,噗嗤一下整个大鸡巴一下插到了底部。

  亚茹双手往后扶住老男人的上臂,挺起胸,开始上下抬降起身体,套弄起老男人的大鸡巴。就在亚茹抬头挺胸,抬降下身的时候,她的目光无意扫到卧室门口,看到半掩的卧室门口,老公正看着她淫荡的性爱表演,两个人的目光交织在一起的时候,亚茹脸上的表情很奇怪,不知道是含羞还是兴奋。

  妻子并没有停下动作,她反而把腿分的更开,胸挺的更高,更加快速的套弄起老爷子的大鸡巴,眼神中带着轻视和挑衅。我知道她的意思:「你把老爷子弄回家养着,结果把自己的妻子给卖了。引狼入室这就是你要的结果?看到自己美丽的妻子被老男人弄成的淫娃荡妇,你满意了?看到我丰满的乳房了吗?看到我那湿漉漉的骚屄了吗?本来都属于你的私人财产,现在却整天被我身下这个老男人玩弄。」亚茹一边套弄着老爷子的大鸡巴,一边淫荡的叫着床:「哦……好涨,老爷子你鸡巴真大,肏的我好舒服」「那里舒服?」

  「屄……骚屄里舒服。」

  「小浪货,今天咋那幺骚?」

  「过两天就要来月事了,这两天特别想要。」

  「想要啥?」

  「想要被大鸡巴操?」

  「为啥要被大鸡巴操?」

  「骚屄里痒,被大鸡巴肏了解痒」

  「小浪货,你今天骚水特别多,把我的卵蛋都弄湿的。」妻子低头往下身看去,阴道口、鸡巴上、睾丸上都是乳白色泡沫状的粘液。

  「我看到了,是蛮多的,骚水多鸡巴喜欢吗?」「喜欢,骚水多鸡巴肏起来特别舒坦,骚屄里好滑好暖」「喜欢多肏会,用你的大黑鸡巴把我的骚水都肏出来,我用骚水淹死你。」我简直不敢相信这些淫荡下流的话是从我这个受过高等教育的妻子口中说出的,我往妻子下身看去,由于妻子腿分的很开,正个阴户暴露在我眼前,看的非常清晰。妻子今天的骚水真的很多,整个下身湿漉漉的,乌黑的阴毛杂乱的沾在阴阜上,饱满肥厚的阴唇紧紧的包裹着那根黝黑粗壮的大鸡巴,很难想象这根黝黑粗大的鸡巴的拥有着是个年近60的枯瘦老头。每次妻子抬起身,抽出鸡巴,都带出一股股浓稠的粘液,而随着妻子上下套弄的动作,粘液被鸡巴和阴道摩擦成乳白色泡沫状的粘液,其中一部分留在阴茎上,一部分被挤到阴茎根部,堆积在老男人的睾丸上,显示异常淫靡。

  妻子则坐在老男人粗大的鸡巴上,时而上下,时而前后,兴奋的扭动着美丽的身躯,淫荡的甩动着那对丰满的乳房。没几分钟,妻子就在大鸡巴的奸淫下浑身战栗着,高声尖叫着,到达了性爱高潮。

  我看着下亚茹淫荡的表现,下身顿时硬了,我不好意思再面对亚茹的目光,也不想让她发现我下身的情况,就关上了房门。

  第04章

  周末的一天下午,孔叔和社区别的老爷子去公园下象棋去了,终于只有我和亚茹在家。

  这段时间我感觉到妻子已经可以比较自然地和两个男人生活在一起,我就问她和孔叔一开始是怎幺回事。亚茹一开始不好意思说,后来经不住我的追问,她就说了……孔叔在占有了亚茹之后和她说,在李阿姨过世前那段时间里他心情非常沮丧、低落、焦躁。好几个月没有性生活了,一来我家住下之后,他就迷上了年轻美丽的亚茹,虽然他知道这个想法是不道德的,也是对不起我的,不过他实在控制不了自己内心的欲望。

  他在李阿姨过世之后选择留下来,主要就是想找机会多看看亚茹,多和她一起几天。在他眼里,二十五 岁的亚茹充满了性的诱惑力,妩媚的容颜、白皙的皮肤、丰盈的乳房、修长的美腿、时尚的打扮,眼前这个年轻漂亮女人让他想疯了。

  那个时候亚茹还没有辞去工作,每天都打扮得很时尚的去上班。孔叔每天会趁家里没人的时候,偷偷到卫生间里找出亚茹刚换下的胸罩、内裤和丝袜,嗅遗留在上面的她的体味,掏出阴茎裹着自慰。那段时间他清楚地知道亚茹所有款式的内衣内裤和丝袜,以及亚茹月经的日期。

  周末的一天下午他午睡醒来,却听到我和亚茹房里传来她努力压低的呻吟声和男人的喘息声,他很清楚我和亚茹在做什幺,于是走出自己的房间,来到我们卧室门口,把耳朵紧靠在墙上偷听隔壁我和亚茹的动静。那时他的脑海里充斥着我妻子亚茹那丰满的乳房、圆润的大腿和潮湿温暖的阴户,耳边响着她那摄人魂魄的叫床声,他内心中压抑已久的欲望,愈发变得不可遏制。

  终于老天给了他机会,我被公司派去广州出差,听我说了这个消息之后,这个老男人兴奋的一夜没睡好,他知道自己的机会来了。他没有选择贸然行动,而是利用他多年前对女人丰富的经验开始试探,他搂抱过亚茹,说些不正经的话调戏过她,也借酒强吻过她。

  一次一次的冒险,没有遭到亚茹的强烈拒绝,孔叔摸透了亚茹的性格之后,他知道可以做最后的事情了。他清楚知道亚茹的生理周期,所以他选择了在她即将要来例假的前两天,也是女人性欲最强、需求最大的时候。

  那天晚饭,老爷子故意喝了不少红酒,也让亚茹陪他喝得晕晕的,他开始故意说起了性,说像他这样的老男人如果间断几个月没有女人做爱,就可能会丧失性功能;但如果老男人能长期保持规律的性活动,直到七、八十 岁后仍可以保持性交能力。

  最重要的就是五、六十 岁时性生活不能间断太久,如果禁欲时间过久了,往往会失去性能力,性神经必须间断地有适当刺激才能保持其性功能的持久性。还有,老年人过性生活有很多好处——性生活可以减少前列腺疾病的发生,预防老年抑郁症。

  孔叔还说他到了五十 岁以后,性欲还和年轻的时候一样,不过很久没有做爱了。比起以前,现在像他年纪的男人要以丰富的性经验来弥补体力的不足,通过缠绵的前戏来充份调动女人的性兴奋,更好地控制自己的勃起时间,帮助双方获得更多的性快感。这个年龄段的人对自己的身体更加了解,也不像年轻时那幺在意床上的形象,因此做爱时顾虑更少,更有冒险精神。这个年纪的男人更知道自己在床上喜欢什幺,不喜欢什幺;没有了顾虑,更容易享受到性爱的激情。

  亚茹一直红着脸,不知道怎幺应答他。孔叔又接着问她,我走了之后她想不想做爱,以及我和她的行房频率,还有她喜欢的体位。一边盯着她问,一边抚摸她的秀发、耳朵、颈项。亚茹羞涩的样子愈发激发了男人的欲望,他不顾她的反抗,把她从沙发上拦腰抱起来,走进他的卧室。在那个房间的双人床上,他求亚茹给他一次,他都好几年没摸过女人的身体,没肏过屄了,他说他的鸡巴很大,一定会让亚茹很舒服,那晚他彻底地征服了儿子同学的妻子。

  我问亚茹当时她是怎幺想的,为什幺不拒绝?亚茹试着去回想,和我说她当时也喝的晕晕的,没想到孔叔来真的,他力气很大,她拗不过。一半是可怜,一半是被迫,我知道,其实女人有时候还是很喜欢男人强来的。

  不管我怎幺问,亚茹还是羞于细述第一次被孔叔弄上床的情景,只是说老爷子挺厉害的,鸡巴很粗很长,非常有经验,也很懂技巧,晚上干了她一次,早上又再干一次。

  我问她,第一次是不是很舒服?有没有高潮?她还是很不好意思的说有。她还坦白的说,那晚之后,一直到我从广州回北京,每晚孔叔都腆着老脸,要妻子陪他同房一起睡,隔天就有一次性事。偷情这种事情发生了第一次之后,以后就都容易了。

  孔叔喜欢在早上醒来的时候或者午睡之后和她做爱。《色戒》里面说,男人通过女人的阴道到达女人的心。和孔叔多次发生关系以后,亚茹也承认自己不自觉地对这个比自己整整大三十 岁的老男人产生了依赖和感情。

  亚茹说,从我从广州回来到发现她和孔叔的关系之前那段时间,她非常非常煎熬。一边,面对自己的丈夫,她觉得自己很脏、很羞耻,也很怕被我发现真相。

  另一边,看着因我归家而变得焦躁易怒的孔叔,她说不出的感觉,她是很能理解他的不爽的,两人只能心照不宣,瞒着我。

  这段期间,有几次趁我不在的家的时候,孔叔要和妻子做爱,她都拒绝了,这让老爷子非常愤怒。后来一次他要强行和她发生关系,不过因为情绪太紧张又硬不起来,亚茹心软了,就帮他用手用口搞硬了,再做爱。完事之后,她很悔恨,觉得自己是个淫贱的女人,对不起爱自己的老公。

  后来发现自己怀孕的事情对于她是个晴天霹雳,她没有想过这样的事情会发生在自己身上。亚茹说她不能想像我不要她,要和她离婚的情景。那时候的她很怕很怕,想过死。她恨自己,也恨孔叔,那个时候她不愿意和他说一句话,更不要说身体上的接触。

  当我原谅她怀了别人孩子这件事之后,她还没有勇气向我坦白说这个孩子是孔叔的,因为她觉得这太羞耻了。她想过让我请孔叔离开我们的家,离开我们的生活,不过她又担心孔叔以后的生活没有着落。就在这个时候,丈夫却无意中发现了自己和老爷子子的关系!

  如果说丈夫原谅自己怀了别人的孩子还要她不要堕胎,让她感到意外和深深感动他的包容的话,那幺在知道全部事实之后,丈夫居然还留孔叔住在家里和自己生活在一起就让她不能理解了。

  一开始她是很羞耻的,自己夹在两个男人中间,不过看到丈夫真心坦然面对自己和孔叔的关系,紧张的情绪才慢慢放松一点。另一边,孔叔也因为知道孩子是他的之后,非常开心得意,对自己格外爱护和宠爱。亚茹说,现在自己陶醉在两个男人的爱中,好像一个被宠坏的小 女孩,完全放松下来了。

  其实我也有发现亚茹在情绪上的这些变化,并且我感到她渐渐不在乎,甚至可以说是开始享受一个屋檐下两个男人的性爱生活。

  我问亚茹,老爷子和她做爱和我有些什幺不同?她想了会儿,还是很害羞的说了:老爷子很会主导两人的性生活。孔叔和她在床上的时候显得不着急,懂得通过充份前戏调动她的性兴奋,每次都是待妻子完全性兴奋后再正式进行性交;他会节省体力,做爱的时候动作故意缓慢,经常变换性交姿势,什幺姿势省力就用什幺姿势,能与妻子共达高潮。

  五十多 岁的他,自知体力不如年轻人,传统的姿势做比较费力,所以他很喜欢教亚茹以女上位的姿势坐在他身上去尝试各种角度,做各种强弱不同的动作。

  他还对对亚茹说,女上位的姿势会对男人的腹部进行性爱按摩,有助于增强阴茎的勃起力和射精力。这老爷子还真不是一般的色!

  亚茹说,孔叔对她非常宠爱,也许是想弥补性生活的不足。老爷子知道自己和亚茹的性生活肯定不如年轻的我和她的次数多,有时不能令妻子满足,为了进行补偿,除了在生活上进行照顾外,他和亚茹的身体上有很多接触,比如拥抱、接吻、抚摸、情话等,作为性生活方面的有力补充,让妻子这个年轻的女人从这些方面得到欢愉和快感。

  听了这幺多,我性奋不已,早已勃起的鸡巴,迫不及待进入已经泥泞不堪的妻子的阴户,奋力抽插。女人娇喘着,身体迎合着我的进出……我一边肏着,一边欣赏她的美丽身体。产后的亚茹身体有了很大变化,首先是她的双乳,比起生小孩前尺码大了两号,原来是戴C罩杯的胸罩,现在是D罩杯都有点兜不住的样子。乳房现在变得很软,有点下垂,乳晕变得很大了,颜色变得很深,亚茹和我说,现在的乳晕难看死了。

  在我看来,妻子现在的乳房看起来更加性感诱人,因为还在哺乳期,不但做爱的时候捏她奶子会有乳汁流出来,连高潮的时候都会有奶流出呢!皮肤变得更白嫩,屁股更丰满了,不过没有以前那幺结实了,阴道有点松了。妻子是选择顺产,不是剖腹产,产后一个多月,孔叔就又开始和她有性生活了。

  良久,一切平静下来之后,我躺在亚茹的胸口想,自己之所以能够接受孔叔和我们一起生活,一方面是因为性格的善良和懦弱,更主要的是自己有着以前不曾认识到的喜欢被凌辱、被剥夺的感觉。一个念头在我脑海浮现出来……

本楼字节数:32475

全文字节数:

【未完待续】